当年加入WTO,美国经济学家都告诉我中国要全军覆没_百科网
A-A+

当年加入WTO,美国经济学家都告诉我中国要全军覆没

2018-06-29 19:30:40 经济金融 阅读 11 次 好书阅读

某著名经济学家说,市场经济是一种开放经济,中国肯百折不回地争取入世,

C  【解析】本题有四个陈述。由陈述三可推出选项A和选项B;由陈述一可推出选项D;陈述中说入世的政治意义大于经济意义,而并没有说政治发展将快于经济发展,故C无法从陈述中推出。

美国加息对中国楼市有什么影响

从新华社连发六篇文章来评论美联储加息,可以看出这件事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的确很大,官方传媒用一种可以说焦急的态度,表达了以下观点:美国应充分重视其货币政策对其他国家的溢出影响;美国的加息不会影响到中国的经济表现。
怎么看都觉得这两个观点自相矛盾啊!!!不过考虑到一个是英文写给美国人看的,一个是中文写给中国人看的,那么也可以理解了。
另一方面的重头戏,是本周经济工作会议的召开,这次会议有好几个议题,都是值得说道的有几点。
一个是货币政策,“货币政策稳健中性”,其实就是从紧,中国很多年都不直白的用货币政策从紧的说法了,大概只有积极,从宽,稳健,稳健中性。这个稳健中性你可以理解为从紧。
其实想不紧也不行,这是被动从紧。
另一个就是对房地产的政策,房子是用来住的,防止房产价格大起大落,去库存和城镇化相结合,这一段话明显是针对近两年一线房产价格的暴涨。“根据人口流动情况分配建设用地指标。要落实地方政府主体责任,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城市要合理增加土地供应”,这一段非常重要,关键看能不能落实。我之前在《房市密码——如何看待中国这二十年来房地产暴涨的现象》这篇文章里面提到过,一线房产价格暴涨,很大原因就是由于政府控盘了土地供应。而如果真的能够“合理增加土地供应”,同时在金融政策和货币政策加以配合,一线城市的房价必然会下跌,关键看这个增加的土地供应有多少。
对于汇率的这一段也很有意思。“要在增强汇率弹性的同时,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下决心处置一批风险点”。合理均衡水平,看来中央对汇率下跌是有一个底线的,就是不知道这个底线画在什么地方。
我主要关心货币政策、财政政策、汇率、房地产这几个方面,其他的就不说了。
下面是长文详细的解释。
一,从全球化的历史谈起:全球化1.0和2.0
要谈经济问题,就不能忘了政治问题。
要谈美联储加息,就不能不谈这次加息的前生后世,不能不谈这次加息在更大周期中的意义。
我之前写过一篇《旧神已死,新神将至,人类的历史再次面对转折》的文章,这篇文章知乎已经找不到了,网上可能还能搜到。在这篇文章里面,我提出了一个大胆而重要的观点:最近这几十年,将是二十一世纪新秩序建立的重要转折点。这个判断的依据有两点,一个是长周期经济危机的来临,一个是世界政治秩序的深刻变化。
从西方人开始地理大发现和殖民浪潮以来,我们已经经历了两波全球化和三波科技革命,其中第一波全球化是西方殖民浪潮,结果以大英帝国为首建立了世界殖民秩序,背后的推动力量是第一次工业革命,导致的结果是封建帝王的垮台和资本主义工业国的兴起。这就是大英帝国的全球化1.0。最终由于新兴国家争夺殖民地和势力范围的两次世界大战,摧毁了全球化1.0的世界政治体系。
然后是第二次工业革命,英国由于种种原因在这次革命中落后了,导致了新兴的工业国德国发动两次世界大战挑战其秩序,虽然德国人失败了,但是英国人的殖民秩序也被动摇了,最终欧洲失去了其世界中心的位置,美苏这两个出于“边缘地区”的新兴工业国各自成为世界一极。但是其实苏联人的经济体量和底蕴,都远远不如美国;苏东国家的整体经济体量,也远远不如美国及其盟国。二战后的世界主流,可以视为美国人主导的,联合国为政治框架,以WTO,IMF,IBRD为经济秩序框架的世界秩序。虽然有苏联这个二当家的屡次挑衅,但是最终随着中国倒向美国,苏联解体,标志着美国完全掌控世界秩序。这就是美国的全球化2.0,比英国人更高明的金融殖民。
其后,三个世界的格局彻底稳固了:第一世界的欧美依靠自己的科技优势、文化优势、军事优势和金融优势,利用世界经济体系和金融体系,压榨和剥削其他国家;而中国则成为了世界加工厂,专门给第一世界提供低价产品,隐形的给欧美国家输送经济福利;广大第三世界国家则是纯粹的原料出产地、廉价劳动力来源和肉体出卖者(泰国、东欧、南欧)。
看上去,这个体系牢固而持久,美国的军事具有压倒性的优势,第一世界的科技专利也是壁垒森严,其他国家即使有人才出现,也是稍微优秀点的就往欧美跑,越落后的国家越是如此。所以,当此之时,有日本的狗腿子经济学家福山发表了著名了的文章《历史的终结》,给他的美国爸爸吹捧,希望其江山永固,可以一世,二世,三世至于万世,传之无穷。
二,美国全球化2.0的痼疾
而然幻想终究是幻想,资本主义私有制内在的缺陷,导致这种制度根本不可能永远稳固的发展。而且它发展的生产力越高,卷入全球化工业生产体系的人越多,其内在的痼疾也就越严重。
其缘由,我已经在《资本主义制度的数学原理》一文中详细解释过。在经济全球化已经相当深入的今天,我们可以把全世界看做一个大的封闭经济体系,在这个封闭体系内部,其内在矛盾随着两个不均衡而越来越尖锐,一个不均衡就是生产和消费的不均衡;第二个不均衡就是贫富差距的不均衡。两者又是相关的,正是由于贫富差距过大,才导致想消费的穷人没钱,有钱的富人更倾向于投资而不是消费,进一步导致了生产相对过剩。
2008年的金融危机就是一个体系,金融危机的根本原因,在《大空头》里面解释的比较详细。说白了就是金融体系通过种种金融魔法,把房子卖给根本买不起房的穷人。金融魔法的数学游戏玩的再复杂,其本质也不过是负债二字。通过负债来扩大穷人的消费能力,这只是饮鸩止渴的手段,因为所有的负债,最终都是要还的,你不管采用什么金融魔法,当现金流收入连利息都无法覆盖的时候,信用违约必然会大规模发生,经济危机必然会到来——这就是明斯基时刻。
美国人利用全球金融体系,剥削全世界供养自己。在这个过程中,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是受益的。按照上面说到的三级全球经济体系,由于大量工业被转移到东亚——中高端的到日本韩国,中低端的到中国越南,所以美国国内原有的第二产业是最惨的,尤其以五大湖地区的原工业化城市最严重,比如底特律和芝加哥,都是其中的典型。很多人认为是黑人毁了这些城市,其实不是的,最根本的还是由于经济原因造成的。在第二产业衰落的同时,以金融业、互联网、好莱坞为代表的第三产业,却在这场经济全球化之中,收益不菲。同时由于中国提供的大量廉价商品,美国底层的生活也有所改善。这种情况,已经埋下了2016年大选美国分裂的因子,而且随着几十年的发酵,到了最近几年经济越来越艰难的时候,这种不满山呼海啸一般爆发出来,最终推动了特朗普这个民粹主义政治家的上台。
看上去完美无缺的三级世界经济体系,三级世界出卖一切资源包括肉体,二级世界出卖劳动力生产产品,一级世界利用科技和金融优势来消费,但是在其中却隐含着越来越大的问题。
中国自从加入WTO之后,年年入超,外汇储备越来越多。美国人只顾消费,美国政府只顾打仗,财政赤字越来越高。欧洲一部分国家工作比较努力,经济发展较快,还有一部分国家背靠欧盟躺着享受福利,统一的货币背后是不同意的财政状况。
看上去,由资产证券化和金融创新导致的2008年金融危机只是一个偶然,但是这个偶然背后,是美国世界经济体系循环无法维持的必然。随着美国贫富差距的拉大,美国的消费能力必然会相对减弱;而随着中国倒贴血汗的出口,中国的生产能力只会越来越强大。这个矛盾到达某个临界点必然会爆发,爆发在美国房地产市场看上去是一个偶然,其实是一个必然。
某种程度来说,08年金融危机的提早引爆,对美国人是一件好事情。
三、08年金融危机后,中国的应对
08年以来,放了8年水,全球维持了8年的实际零利率,大水泛滥之下,掩盖了无数的问题。然而混资本市场的人都知道,只有等到落潮了,你才知道谁没穿底裤。问题是这次放水的时间太长太久,游得太嗨而把底裤抛之脑后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
当年08年的时候,中国的形势可以说是很不错的,虽然股市崩溃了,然而中国的股市不过是上面用来圈钱、处理不良资产和背黑锅的工具,历来地位不是很重要,A股崩盘到1664也是无伤大雅。然而这时候为了对抗进出口狂降(欧美金融危机造成的外需不足)的影响,为了保住GDP数字,中央搞出了四万亿——这种只顾眼前饮鸩止渴的措施埋了长期隐患。
中国牺牲了自己,拯救了世界经济,在全世界人民的眼光中,变成了一个好人——才怪。
本来当时欧美遇到金融危机,是我们一个调整产业结构,修炼内功的好机会,也是一个输出资本的好机会,那时候要是搞了一带一路和放开生育,中国的经济前景要好的多得多。然而产业结构调整和升级,这都是很难干的工作,但是炒地皮搞基建,这是一个很简单、很出政绩,又很能够顺带赚钱的工作,结果官僚们选哪一样,地球人都知道了。
实际上中国的股市,曾经为产业结构的调整,是作出了巨大贡献的。炒股票的童鞋都知道,创业板和中小板的股票,后来从12年一直涨到了15年,中间涌现出了无数的牛股,这些公司才是产业结构调整和升级的方向和标杆,是中国本土市场涌现的佼佼者。与之对照的,是主板的指数,在四万亿的鸡血打下去之后,牛了一年,就一蹶不振,在底部荡漾到了2014年底——直到另一波降息降准的鸡血打下之后,才见效。
然而创业板和中小板的体量太小了,这中间的牛股,也太多属于TMT行业,光靠这些公司和一个行业,不足以承担中国这个经济大国的转型重任。等到新一届的领导上来,想利用股市搞经济转型,提出了互联网+,一带一路等等战略,已经晚了。整个国家的经济,吸了太久的房产鸦片,已经毒瘾入骨,无可救药。国家试图利用股市搞经济转型,将间接融资变为直接融资,扶持新兴产业和输出资本的战略尝试,最终在杠杆牛崩盘的烟花之中,堕落为碎片。连之前牛了好几年的创业板和中小板,也在国家牛市这个鸡血打下去之后,创造了一个历史上最高的估值——平均市盈率一百多倍——之后,如烟花一样堕落消散。最终还是要靠国家队接盘,化解了一场潜在的金融危机,拯救了很多差点被迫平仓的质押股东——不过最终看起来还是没有拯救贾老板。
用资本主义的根本痼疾来对照中国经济,你就会发现,中国经济的问题其实非常严重。不管是生产相对过剩,还是贫富差距,现代中国,都是特别厉害的。而造成这一原因的由来,很大程度就是由于地产经济。详细的解释请参考我《房市密码——如何看待中国这二十年来房地产暴涨的现象》这篇文章。文章很长,但是对照现实情况,你很容易看懂。主要阐述了中国的土地政策和货币政策是如何影响房地产爆炸式发展的,以及这种爆炸带来的影响。
为什么说房产经济造成了更严重的问题?第一,房产价格相对工资和物价的暴涨,实际上大幅度拉开了贫富差距。大城市的人更有切身体会,有没有买房,通常就是过去十年贫富拉开的鸿沟。第二,房产基本上都是贷款买的,也就是提前预知了买房者的现金流,削弱其潜在消费能力。第三,房地产和相关基建行业飞速增长,造成了相关产业链的严重生产过剩。第四,房价和租金过高,实际上是在用地租剥削其他行业,造成了一业兴而百业衰的局面,极端例子就是香港。
所以,这几年中国政府所说的调整产业结构,去库存,扩大内需,都是针对上面我们说到的两条不均衡:生产和消费的不均衡;贫富差距的不均衡,这两条就是资本主义私有制的根本痼疾,而中国的房产经济,大大强化了这两个不均衡。
4. 美联储加息的缘由和影响
上面已经说过,经济全球化的情况下,整个地球可以看作一个封闭的经济体系,而美联储,可以看作地球的央行,其他的央行或多或少要以其马首是瞻。
我们可以回顾过去几十年美联储的加息周期,都会导致一些国家产生经济危机,这种现象,其实已经表明了美国的全球化2.0体系,存在隐患。这个隐患就是经济全球化和政治割裂之间的矛盾。换言之,经济全球化了,资本和商品可以自由流动,但是政治没有全球化,人口不能自由流动,货币也没有统一。美国人当然知道这个缺陷和隐患,但是他们视而不见,因为他们认为这可以更加有助于他们剥削全世界来供养美国,所以他们连家门口的墨西哥都懒得管,放任墨西哥政府被毒贩各种吊打。
由于这种经济上的统一和政治上的割裂,美元是全球流通的货币,用于全球商品和金融的交换,但是各国内部又各有自己的货币,这就给了美联储这个世界央行剪羊毛的机会,所以美国人降息QE,则全球货币泛滥资产价格节节上涨;而美国人加息紧缩,则全球货币紧缩,各国如果这时候和美国经济不同步,出于债务扩张期,可能就会被美国人的加息一把给扼死。
最近死得最难看的,就是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这和后来美国人的纳斯达克泡沫破灭也有很大关系,感兴趣自己查查。
从08年开始,美国人被迫放了8年水,全球央行也跟着放水,日本央行连出钱直接购买资产这种很不资本主义的事情都干出来了。表面上看,维持住了经济增长的数字,但是实质上,使得资本配置社会资源的能力近乎丧失殆尽,大量资金进入了金融体系空转,还有很多资金进入了僵尸企业续命。还有一点很重要的就是,放水的时间太长了,已经接近了下一次经济周期的到来,要是再来一场经济危机,已经放水放到零利率的美联储就没辙了。为了给未来政策调整留下弹药,美联储必须要加息,趁着美国经济数据还行的时候,把利率快速的加上去。
本来这件事去年就要干的,但是去年欧洲和中国的经济太吓人,又是股灾又是债权危机,美国自己经济也不稳,美联储怕搞出大新闻,所以加了一次又缩了。之后嘴上加息无数次,让全球经济体系已经充分预期和适应之后,美国人才敢趁着这个大好时机赶紧把利率加上去。所以我预测未来一段世界的加息速度会很快,美联储会趁着这个时间窗口把事情利索的办了。
所以这次12月份的加息,全球大半人猜到了,没猜到的是这次美联储非常鹰派,加息的速度超过一些人想象。从新华社的发言来看,估计是超出中国的想象的。
由于美国经济这次也是弱复苏,所以加息的次数应该不会很多,很可能在2017年年内就加完了。但是虽然次数不多,可是这个影响却会很大,因为放水的时间太长,没穿底裤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欧洲的银行,中国的房产,日本的股市,包括美国人自己的股市,一个个都是光着屁股说了若干年的股市,就等着看退潮的时候,谁的下体先露出来了。总之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你之前把泡泡吹得多大,借的钱多少,到了加息的时候,都得还。
至于那些三级世界的国家,哎,这个时侯大流氓都自顾不暇,谁会去管他们的死活呢?我也没心思一个个去研究他们国内的经济情况,但是可以预先会垮掉几个这是肯定的。
5.美联储加息的持续影响力——20170634继续更新
眼看着美联储6月份再次加息,可是整个市场看上去好像是波澜不惊,大家似乎对美联储的加息已经司空见惯了。用很多人的话来说,市场已经消化了这一次的加息。
那么真的是这样吗?
我个人认为,并非如此。从历史经验和心理学知识来说,人类有两个倾向很难避免:一个是高估了某件事情的短期冲击;一个是低估了某件事情的长期影响。
表现在资本市场,就出现了一个现象,大家好像对某些标志性的事情很感兴趣,但是这件事情过去了之后,好像也就过去了。典型的比如美国加息,相当年美国人第一次要加息的时候,真真假假,全世界持续关注了一年多。但是真的加息了,好像也就这么回事儿,大家貌似都已经“消化”了这次事件。类似的中国A股加入MSCI,闯关四次,每一次都是挺热闹的,但是如今真的闯关成功,好像也就是这么回事,对A股市场的影响大概就是早上高开了几个小时。
放眼历史来看,也一样如此,人们总是习惯于高估某个冲击性事件的影响,但是对潜藏在地下持续酝酿的事件,缺乏体会。因为,后者的影响力需要长期的发酵才能表现出来,而前者则是惊心动魄夺人眼球。
所以,切不可低估美联储持续加息的影响力,尤其是这种连续加息带来的影响长久而持续的时候。不要成为了温水里面被煮的那支青蛙,对周围的事物失去判断力。
我们知道,任何资产的定价,都必须要以无风险利率为基础,而美联储的加息,加的就是这个无风险利率,具体来说就是联邦基准利率。中国也有一个类似的利率,就是shibor,不过由于中国的利率没有完全市场化,所以我们一般用一年期存款利率作为基准利率。但是Shibor依然是非常有指导意义的。
目前虽然中国央行并没有调整一年期的存贷款利率,但是我们看shibor,就能看到,利率实际上已经上升了半年多了,尤其是3M shibor可谓是涨势凶猛。而且还出现了倒挂的现象,1M和3M高于1Y shibor。而且目前前段时间央行放了个MLF之后,1M和3M稳住了,但同时2W Shibor却开始急速上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