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口聪一简介_野口聪一个人资料_野口聪一微博_百科网
A-A+

野口聪一简介_野口聪一个人资料_野口聪一微博

2018-04-24 16:07:50 科学百科 阅读 3 次

简介/野口聪一 编辑

野口聪一
野口聪一

日本籍宇航员野口聪一将于2009年12月前往国际太空站执行太空任务。目前正在俄罗斯接受最后集训的野口,27日与其他宇航员一同参加了出发前的最后一次测验。

日本籍宇航员野口聪一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郊外的宇航员训练中心,与其它宇航员一同参加了出发前的最后一次测试。野口以抽签方式挑选考题。测试内容是当国际太空中心或太空船内发生意外状况时,如何与其余的宇航员进行合作以及时处理该问题。野口通过这场测验后,预定于乘坐俄罗斯太空船“联盟号”,前往国际太空站。

经历/野口聪一 编辑

随着日本宇航员野口聪一搭乘美国“发现”号航天飞机飞上太空,他已成为轰动日本的新闻人物。

野口聪一今年40岁,从小就对宇宙探险充满兴趣,一直憧憬有一天能飞上太空。高中一年级的时候,美国航天飞机第一次飞上太空,这大大激发了他飞上太空的志向,于是他在上大学时选择了航空工程学专业。研究生毕业后他进入石川岛播磨重工业公司,从事实验

和改良超音速飞机引擎的工作。为了实现飞上太空的理想,1996他报考宇航员,被录取为候补宇航员。

按照最初计划,野口聪一应该于2003年搭乘美国“亚特兰蒂斯”号航天飞机上天。由于“哥伦比亚”号坠毁,美国所有航天飞机停飞,野口聪一也不得不等到此次“发现”号升空,才实现他的太空梦想。

其实,此前日本宇航员已多次搭乘美国航天飞机上天,但此次野口聪一将扮演一个更为重要的角色。在为期12天的飞行中,他将进行3次太空行走:在飞行的第五天,他将进行首次太空行走,对航天飞机表面进行检修,第七天将更换出现故障的国际空间站控制装置,第九天将设置和回收航天飞机外的实验装置。三次太空行走总共耗时19个小时。

在美国宇航局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有记者问野口聪一上天后吃什么,野口聪一笑着回答说,他会带着拉面和粽子上天,希望与同伴们分享。据悉,野口聪一的家人也在美国的发射现场为其壮行。

重要事件/野口聪一 编辑

野口聪一
野口聪一2005年7月26日,“发现号”航天飞机从佛罗里达州肯尼迪太空中心发射升空后,世界上最关注它命运的国家除了美国之外,就数日本了。因为在“发现号”的7名宇航员中,有一个是日本人———野口聪一。从“发现号”发射到成功返航的十几天里,野口略带羞涩的憨厚笑容占据了日本的电视屏幕和报纸头版,就连女性杂志也大做他小时候趣事的文章。

身高1.80米的野口聪一1965年生于神奈川县茅崎市,一个位于东京以西、有着美丽海滨的地方,四口之家中除了父母,还有一个妹妹;父亲是家用电器厂的技术员。

少年时他参加了童子军———为了培养团队精神和忍耐力。后来接受宇航员培训时,需要经历相当严峻的体能训练,野口却笑着说:“好像回到了童子军时代,很有意思呢。”

老实孩子要当宇航员

在茅崎北陵高中一直与野口聪一形影不离的铁哥们新仓真二如此评价:“野口是个老实孩子,成绩总是前十名;挺努力的,不是那种天才型。”1981年美国航天飞机第一次飞向太空时,野口正在读高一。新仓真二说,当野口看到电视里报道航天飞机发射时,手里正在打的麻将都停了下来。高三那年,一本《从宇宙回归》的小说让野口决心要当一名宇航员。

哥儿俩打算一起考京都大学,但新仓考上了,野口却落榜了。两人巧遇在发榜的黑板前,然后一起走向野口住的旅馆,30分钟内谁也没开口。野口沮丧不已,但在新仓去京都那天,他突然出现在车站,送给好友一个小球,纪念高中时每天一起打篮球的岁月。此后野口奋起直追,第二年终于考上东京大学。

1991年,野口从东京大学的研究生院毕业,进入设计和生产飞机用引擎的石川岛播磨重工业公司,在航空宇宙事业部工作,负责改良超音速飞机引擎技术。

多年训练圆太空梦

1996年5月,野口报考日本宇航员,被选为候补宇航员。同年6月,他辞职加盟日本宇航局,8月参加了NASA(美国宇航局)举办的第16期宇航员培训班。1998年4月,野口被NASA认定为宇航技术人员,取得了可以上航天飞机的执照。同年夏季,他在俄罗斯的宇航员训练中心接受基础训练,然后回NASA接受高级技术训练。2001年4月,野口被确定为STS-114,也就是此次“发现号”飞行的宇航员,终于可以圆他20年的太空梦了。由于从事过飞机引擎的检修工作,野口在“发现号”上也承担了需要进行太空行走的舱外检修,以及摄影器材的准备和拍摄任务。

三度漫步太空

7月30日傍晚,野口和罗宾逊身上宇航服的电源被切换成内部电源,然后开启动力,钻出过渡舱,开始了两人平生的第一次太空行走。

8月1日下午,野口和罗宾逊开始第二次太空行走,一直工作到当夜11时35分方结束,主要是更换一个失灵的陀螺仪,并为第三次行走做准备。

在8月3日下午的第三次太空行走中,两人对机腹两块不规则的凸起处进行维修,这是宇航员首次在太空中来到航天飞机的腹部,并执行修复任务,他们完成得非常顺利迅速。

在执行任务之余,野口给家乡和母校都发去电子邮件,叙述自己的感受:“我渐渐习惯了失重的宇宙生活,真怕回到地球反而会不习惯。”他还给慈善机构“建设日本希望”发信,那里有100多名重病患儿向他寄托了梦想,以“宇宙”为题画了许多图画,野口将这些画印在一面旗子上,带上发现号。他给病童们写道:“我们正在完成富有挑战性的航天计划。我相信你们每天都要经历很多挑战,记住,这些都是在向着自己的梦想进发。” 

家庭生活/野口聪一 编辑

野口的夫人美和女士,是他当年一起打篮球的伙伴。高中毕业以后,作为旧篮球部的男、女队队长,他们经常要联系商量老队员的联谊活动,情愫由此萌生。现在他们已经有了三个女儿。

女儿唱歌为爸爸打气

太空飞行虽然是自己多年的梦想,但潜在的风险也不能不考虑,尤其是想到家人时。

野口聪一说:“哥伦比亚号坠毁后,我参与了在得克萨斯州搜索残骸的工作,更加意识到了危险。但我认为,必须再一次发射航天飞机,向世界证明我们从过去的事故和错误中吸取教训。为了继续探索太空,冒这个险值得。”

美和深知丈夫的梦想,知道只能支持他追梦,带好孩子让他安心。三个女儿目前在休斯敦日本学校上小学,都参加了合唱团。她们和团友为爸爸录制了一首日本儿歌———《散步》。

预备太空行走的清晨,就是《散步》叫醒了野口。女儿们稚嫩的童声唱道:“走啊,走啊,我多么精神,多么喜欢行走,使劲走吧。”野口在太空喊着妻女的名字,说:“谢谢你们,今天我要去太空行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