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宁简介_钱宁个人资料_钱宁微博_百科网
A-A+

钱宁简介_钱宁个人资料_钱宁微博

2018-05-18 17:35:56 科学百科 阅读 2 次

简介/钱宁 编辑

钱宁(?—1521年),不知所处,或云镇安人,本不姓钱,幼时寄鬻太监钱能而改姓钱。能死,推恩家人,得为锦衣百户。后事刘瑾,瑾败,以计免。累迁左都督,掌锦衣卫事,典诏狱。其性狡诘猾巧,善射,深为武宗所喜,赐国姓,为义子,自称“皇庶子”。正德二年建豹房,内藏娈童歌女、教坊优伶以及珍玩犬马,钱宁出力甚多。武宗在豹房常醉枕钱宁而卧,与江彬相继得宠于明武宗,后来江彬向武宗告发钱宁与朱宸濠勾结,逮捕入狱。抄其家,得大量金银外,还有胡椒数千石(有趣)。后为明世宗所杀。《明史》 将之列入佞幸传。

生平/钱宁 编辑

钱宁掌管锦衣卫,明代自太祖朱元璋设立锦衣卫以来,这个负责保卫皇帝、侦伺百官的机构一直为皇帝所倚重,而且自成祖始,以掌管锦衣卫而得倖之人不绝于史。如成祖时的纪纲、英宗时的门达、逯杲,均以“刺廷臣阴事,以希上指,帝以为忠” 而得宠。正德朝的钱宁也不例外,钱宁幼年之时被卖到宦官钱能家为奴,因此为钱姓。钱能死后,钱宁以宦官养子的身份受恩荫进入锦衣卫,并得到百户的职位。正德初年因为依附刘瑾而得以接近皇帝,由于钱宁善射,并能左右开弓,受到武宗的赏识,被赐姓朱,收为义子,并被提升为千户,“历指挥使,掌南镇抚司。累迁左都督,掌锦衣卫事,典诏狱,言无不听。”“帝在豹房,常枕宁卧”,钱宁与武宗形影不离,连百官候朝,不知武宗是否起床临朝,也必须观察钱宁的动向,如看到钱宁才能知道皇帝将要到来。正是由于与皇帝的亲密关系,钱宁气焰熏天,当时宦官张锐提督东厂缉事,就已经“横甚”,而钱宁掌管的锦衣卫则“势最炽” 。甚至“太监廖鹏得罪”,也要“拜钱宁为父,出所宠妾事宁”。

正德十四年(1519)六月江西发生宁王朱宸濠叛乱。朱宸濠为明太祖第十七子宁王朱权的玄孙。袭王爵后,受术士的吹捧、蛊惑,梦想成为皇帝,“时时诇中朝事” ,怀有不臣之心。朱宸濠为了加强实力,试图恢复天顺时被革除的护卫,在刘瑾当政之时就“遣内官梁安辇金银二万通瑾,朦胧奏请准改南昌左卫为护卫,又准与南昌河泊所一处” 。由于刘瑾的倒台,刚恢复的护卫又被兵部奏请革除。但朱宸濠并不甘心,通过行贿曾任江西按察使的兵部尚书陆完和武宗身边的佞臣钱宁、臧贤,图谋恢复护卫,虽然遭到大学士费宏的反对,但“诸嬖人乘宏读廷试卷,取中旨行之。”恢复护卫后的朱宸濠更是肆无忌惮,“擅杀都指挥戴宣,逐布政使郑岳、御史范辂,幽知府郑献、宋以方。尽夺诸附王府民庐,责民间子钱,强夺田宅子女,养群盗,劫财江、湖间,有司不敢问。日与致仕都御史李士实、举人刘养正等谋不轨。副使胡世宁请朝廷早裁抑之。宸濠连奏世宁罪,世宁坐谪戍,自是无敢言者。” 同时,朱宸濠为置耳目、求庇护,在朝中广泛交结大臣,“时武宗所宠优人臧贤主锦衣事,钱宁及诸内侍无不宸濠党者,大臣则厚结尚书陆完,使者络绎京师,动则赍数千金为朝臣馈遗,上起居饮食皆报之。” 就连大学士杨廷和亦庇护朱宸濠,后来因发现朱宸濠有不轨的图谋,对其态度才稍有改变。正德十二年(1517),典仪阎顺,内官陈宣等向武宗告发朱宸濠的不法行为,但因为有钱宁、臧贤等的庇护,武宗并未重视。朱宸濠依托钱宁等人,将不附于己的江西官员一一排挤走,羽翼渐趋丰满,直至发动武装叛乱。

钱宁作为武宗的佞臣,为何倒向藩王朱宸濠?其原因不仅是因为接受了朱宸濠的大量贿赂,更主要的是由于自己这个昔日的豹房大总管,相对于江彬在武宗面前如日中天的地位而相形见绌。钱宁“念富贵已极,帝无子,思结强藩自全。” 而江彬也在物色外藩的皇位继承人以求自保。正是佞倖间的矛盾,将钱宁推向了皇权的对立面,其结果也必然如刘瑾一样彻底退出政治舞台。在江彬的告发下,武宗下令将钱宁等逮捕,并洞察到朱宸濠的不轨图谋。

朱宸濠的叛乱使武宗再次产生南巡之意。在江彬的唆使下,武宗决定亲征, “下令谏者处极刑,命彬提督赞画机密军务,并督东厂锦衣官校办事。是时,张锐治东厂,钱宁治锦衣,彬兼两人之任,权势莫与比” ,“中外大权皆归彬矣” 。在南巡的过程中,江彬气焰熏天,“矫旨辄缚长吏” 。依靠“边卒数万扈从,恃恩无人臣礼” ,“成国公朱辅为长跪,魏国公徐鹏举及公卿大臣皆侧足事之。” 可以看出在武宗的信任和皇权的保护之下,江彬为代表的佞倖势力将正德朝外延的皇权从宦官势力手中夺来,成为皇权新代言人和执行者。但正是由于江彬窃取了本应由宦官集团和内阁所控制的外延皇权,并且擅作威福。引发了宦官集团、内阁、外臣的不满,使之成为其共同的敌人,江彬自得宠于武宗之时起,外臣弹劾他的奏疏就不断,虽然在皇帝的庇护下暂时无事,但一旦失去皇权的庇护,其结局也就可想而知。作为宦官集团的代表人物张永也在江西与王守仁的交谈中说“群小在侧,永来,欲保护圣躬耳。” 张永所说的“群小”,也正是指的江彬等佞倖势力。这就为武宗死后,宦官与阁臣迅速结成联盟,一举除掉江彬集团埋下了伏笔。

正德十五年(1520)六月,武宗夜宿南京牛首山,“诸军夜惊,左右皆不知上所在”,当时盛传这是江彬发动的一起未遂政变 。随从南巡的大学士梁储、蒋冕以此为契机劝武宗回京,起初武宗对此并未理睬。然而七月又发现“有物若豕首堕上前,色碧,又进御妇人室中若悬人首状,人情益惊。” 这次梁储再动以危言,警告武宗。回想起自己曾经器重、宠信的钱宁、臧贤等人的背叛,武宗也感到了隐含的危险,开始有回京之意。虽然身边的宦官、佞臣还想唆使武宗继续南下浙江。但在梁储、蒋冕的再三恳求下,武宗终于同意回京。九月在返京的路上,武宗在清江浦乘船玩乐,船翻落水,虽被救起,但从此染病。回到北京后,“江彬溢骄横,其所部边卒,桀骜不可制” ,已成尾大不掉之势。此时的武宗身体更加孱弱,对于朝臣的奏疏,几乎都是以“不报”来回答,但对于江彬却宠信不减。正德十六年(1521)三月,突然传旨“改西官厅为威武团营,以西官厅监督太监张忠及江彬等,提督团营教场与威武团营操练,令别辟团营教场。” 给事中、御史、兵部都对此表示反对,均无济于事。七天后,武宗死于豹房。武宗卒后,北京城内政治谣言四起,中心内容就是江彬要伺机谋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