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粉简介_职粉个人资料_职粉微博_百科网
A-A+

职粉简介_职粉个人资料_职粉微博

2018-10-09 01:08:25 科学百科 阅读 33 次

定义/职粉 编辑

职粉
职粉

职粉,教育部2007年8月公布的171个汉语新词之一,指的是职业的“粉丝”组织者。

特征/职粉 编辑

职粉
职粉的特征

他们以制造明星为职业,组织“粉丝团”、拉票会,在各大论坛灌水,贴吧中“爆猛料”,为选手炒人气,并且根据工作量的大小领取佣金。他们是粉丝的发动者和组织者,也是表现最出色的粉丝。选秀选手之所以能走红,其中职粉大力运作“粉丝团”起了关键性的作用。纵观2007年几大真人秀节目,“粉丝团”的组建更具规模、更专业化,他们拥有自己的标志、口号和会服,比好多成名多年的艺人更有排场。随着2007年“加油!好男儿”和“快乐男声”渐近尾声,各家“粉丝”相继成了气候,形成了拥有金字塔般严谨组织的“粉丝”团体。在这个团体内部,“粉丝”也分起了等级,“有技术含量”的“职粉”和凝聚狂热“粉丝”个体的“粉头”出现了。告别了过去简单的“追星族”概念,“职粉”和“粉头”因选秀节目而生,却也从此改变了选秀节目的造星模式。

收入/职粉 编辑

职粉
职粉

在明星背后,突然涌现出这样一群人———粉丝(FANS)。“职粉”(职业粉丝)每个月可以从粉丝会费中得到至少2000元的劳务费。

身穿统一服装,手举宣传画、荧光棒,大声地加油助威,会为了选手的每一次情绪波动而哭泣、微笑……这就是在每一个选秀活动中都大出风头的“粉丝团”。不禁有人会问:哪来的这么多“粉丝”啊?事实上,在选秀节目热播的同时,一些“职业粉丝”已经悄悄诞生,他们组建“粉丝团”,从单纯的追星族变成了分工明确的职业运作团队。“职业粉丝”是分等级的。最普通的(一级)就是找人举海报、喊喊名字,为选手造势、造人气。这招其实在电视台做节目时,为了制造效果经常用的。中级“职粉”就有“技术含量”了。他们的任务是去热门网站发帖子、为选手制作个人网页、博客,扩大选手的影响面。从事这两类“职粉”的人,以大学生为主。他们的时间比较多,对明星有兴趣又能赚钱,这样的“打工”工作在大学里很受欢迎。最高层的“职粉”,他们与选手、主办方都能保持着紧密的联系,他们指挥“粉丝”、组织拉票会、制作宣传品、与其他选手的粉丝团连纵。

组织一个粉丝团,收益不菲,根据规模大小,成立时间长短,收入情况都不一样。每个“粉丝”每年要交100元会费,如果遇上大型活动还要另交钱,一个300人左右的“粉丝团”一年所产生的会费约5万元,而每个“职粉”从中得到的工资,每月至少2000元。

众生相/职粉 编辑

职粉
职粉
“职粉”:拿薪水的“炒作人”
现在,有些“粉丝团”对选手的宣传和推捧已经达到了经纪公司的水准。身为一名“职粉”,小黄(化名)受聘于一档本周即将进入总决赛的选秀节目,他与选手、主办方都保持着紧密的联系,他们组织“粉丝团”、拉票会,为选手炒人气。小黄向早报记者透露:“一般在海选开始就得组建‘粉丝团’,从领导班子、财务、宣传、策划到采购、组织等,均责任到个人。”电视台方面每月给其派发工资,为期2个月的选秀结束后,他进账上万元。

贴吧和论坛是“粉丝”的“必争之地”,小黄说他每天得耗费大量的时间在网上,“我们团队中有一位负责收集平面新闻和图片并输送到各大门户网站和论坛;一位负责收集有关选手的影像资料以供下载;还有一位则负责制作和维护选手的个人网页博客。”不过,小黄认为平淡的新闻并不能吸引眼球,所以他们也会在贴吧中“爆猛料”,“很多人爱吃虫蛀过的蔬菜,认为这是没有农药健康食品,选手也是这样,有瑕疵才真实。所以我们也会爆选手的‘猛料’,是为了助他们提升人气。”他还透露,因为他服务于节目组,所以也听从于节目组的指挥,炒作负面新闻时对一些“重点保护选手”进行回避。


“粉头”:“日理万机”的高级“粉丝”
“粉丝”的头目也被称为“粉头”。一位“职粉”说:“要组织一个完整的职业粉丝团,一个经验丰富、能力强的“粉头”是关键。”据他介绍,“粉头”通常受雇于某选手本人或亲友,或者是职粉找来一位有经济实力和组织能力的真正“粉丝”。

例如“好男”几大人气选手的“粉头”———“盈盈”、“星光”、“luck”,这些“粉头”有的是兼职,有的是全职。“星光”原本有工作,但是比赛开始后发现无法兼顾“粉头”和工作,所以决定辞职。在接受采访的过程中,几位“粉头”个个“日理万机”状,电话不断。“粉头”们向记者介绍他们忙碌的工作:“‘粉头’没有收入,但工作量却很大。首先要安排好各部门的工作,每天在贴吧里发帖、顶帖;组织‘粉丝’参与各项活动,如接机和见面会;经常向节目组的宣传公关汇报情况;跑服装加工厂定做会服、灯牌、宣传看板,还要组织会员街头拉票等。”“粉头”说因为可以为喜欢的偶像效力,再苦他们也乐此不疲。而作为回报,他们能在普通“粉丝”中拥有一呼百应的声望,还有时不时和偶像通个电话,吃个便饭之类的“福利”。

等级/职粉 编辑

职粉
职粉

“现在的选秀比赛,讲究的就是个人气。选手毕竟不是明星,当然不可能一下子就有那么高的人气,所以就需要我们帮忙了。”

说这些的话的人叫“多拉C梦”,是个具有丰富经验的职业“粉丝”。她今年23岁,是杭州某旅行社的导游。学生时期,她就喜欢任贤齐,参与过许多歌迷活动,也积累了一些经验。因为她的点子多,在粉丝团中拥有了一定的号召力。

去年,因为妹妹喜欢某位“超女”,“多啦C梦”就帮着组织了一系列宣传活动。尽管那位“超女”没有走到最后,但她发现自己的策划能力还不错。于是,她又试着帮“我型我秀”的一位选手“炒”了一把,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于是,她慢慢地闯出了点名堂。

“职业粉丝”是分等级的。最普通的(一级)就是找人举海报、喊喊名字,为选手造势、造人气。这招其实电视台做节目时,为了制造效果经常做的。我们称这些‘粉丝’为临时工。一旦选手有拉票会什么的,需要人捧场的时候,我们就会联系他们。
中等“职粉”就“有技术含量多”了。他们的任务是去热门网站发帖子、为选手制作个人网页、博客,扩大选手的影响面。

“从事这两类‘职粉’的人,以大学生为主。他们的时间比较多,对明星有兴趣又能赚钱,这样的‘打工’工作在大学里很受欢迎。”

最高层的“职粉”就是像“多拉C梦”这类的“老手”——他们与选手、主办方都能保持着紧密的联系,他们指挥‘粉丝’、组织拉票会、制作宣传品、与其他选手的粉丝团连纵。

PINIK是某位“好男”选手的高层“职粉”。2006年,她操作的一位“我型我秀”选手,成功冲入前三甲。因此,她在“职业粉丝”群中,名望甚高。今年,许多选秀选手都去找过她,“‘超女’、‘好男儿’、‘我型我秀’(的选手)都有。后来,我选了个自己喜欢的选手。果然,那位原本人气不高的选手,在“PINK”一连串的操作下,人气马上旺了起来。其实,PINIK自己心里明白,这位选手真正的“粉丝”并不多。


经纪公司瞄上“职粉”

职粉做的这些事情就是经纪公司的‘企宣’要做的事。他们只是提前做了,把选手推出去,成了明星尽管是“散兵”,但“职粉”也有自己的规矩,他们不会泄露明星的名字,也不会泄露关于他们的隐私。

这些直接打造明星的高层“职粉”们已经引起了专业经纪公司的注意。“我观察过他们,他们确实很厉害。尽管不是娱乐圈中人,但他们的宣传手法十分到位。他们很明白主办方的意图,也了解选手的心思。”一位经纪公司的公关吴小姐感慨地说,“职业粉丝”的出现让他们感到“汗颜”,许多经纪公司也向一些高层“职业粉丝”发出了邀请。

PINIK就接到过许多经纪公司的电话,希望她能加盟,有些还开出了相当不错的条件。

“不仅是我,我身边的许多高层‘职粉’,都接到过这样的邀请。”PINIK说。不过,她说,许多高层“职粉”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职粉”只是他们业余的兼职,“我自己是上海一家外资企业的会计。我们只是喜欢做组织、策划,又喜欢明星。但真正要加入娱乐圈,做明星的幕后推手,大家多少还有些顾虑”。

经济/职粉 编辑

职粉
职粉

庞大的“粉丝”人群自然也蕴涵着巨大的经济能量。2006年11月6日,全球首个以粉丝为主题的节庆正式创立推出,主办者明确宣称“粉丝节”的目的,“就是为了孕育粉丝健康文化,撬动一个潜力巨大的‘粉丝产业’,形成一种新兴的‘粉丝经济’。”

“现在一般性的粉丝都需要交纳一定的年费,从10元到100元不等,如果另外组织活动的话,还要再收取活动费。”一位熟知粉丝团运作的人士透露说。

据她推算,一个300人左右的“粉丝团”一年所产生的费用至少在五六万元左右,“这些费用的收支大都没有合法凭证,完全只能靠经手人自律,光是在采购环节上的灰色收入就非常可观。而且一旦高层换人或者组织解散,这些钱只能不了了之。”

与此同时,职业粉丝也开始吃香。据一位职业粉丝的“管理者”介绍,他们与各类选秀节目的选手、主办方都有联系,只要客户出资,他们便可提供专业的粉丝服务。服务内容包括由职业粉丝举海报、高声呐喊,以及在网上发帖子等。一名网名叫“扎辫子”的杭州“职业粉丝”甚至为粉丝团制订了报酬标准:“喉咙嘶哑50元,泪流满面100元,如果选手晋级,再加奖金。”

“职业粉丝”的出现甚至引起了专业经纪公司的不安:“现在很多粉丝在网上公开抨击我们,甚至还为艺人制定了一整套包装、宣传计划与我们交涉,颇有越俎代庖之嫌。”一位经纪公司的公关抱怨说。

庞大的“粉丝”人群也引起了网络公司的注意。博客中国海分公司总经理王吉鹏创立了中国第一个以粉丝为中心的专业性门户网站———粉丝网,主要做的就是满足粉丝的一切需求,让粉丝分享追明星的快乐。成立至今,最大的粉丝群是周杰伦的粉丝,有70多万注册用户。

王吉鹏认为,“粉丝”正在成为造星的主宰力量之一,运用互联网则可以打造“粉丝经济”的财富链条。比如组织粉丝与明星的见面会,可以带动销售明星相关产品;网站通过提供图片、文章、视频、音频等增值服务,还可以增加盈利模式;甚至还可以通过与唱片公司、经纪公司合作,把粉丝包装成“明星粉丝”。

王吉鹏向媒体透露说:“去年11月网站上线后,目前的流量已是当时的300至400倍;百事可乐、耐克等已在粉丝网上投放广告;无线业务正在筹备,第二笔融资也在洽谈。”

另一个专业粉丝网站IGOGO8网为粉丝推出了一系列的服务内容,包括制作专业的“粉丝身份证”。目前IGOGO8网正在积极地与经纪公司谈判,在身份证上增加一些附加的内容;粉丝装备的衍生产品,比如粉丝T-Shirt,在线把粉丝与偶像头像放在一起等等,这些将为网站带来一定的收益。

“娱乐产业的金矿只露出了一小角,粉丝网将挖掘更深的领域。”王吉鹏说,“从粉丝的规模、消费力量及组织架构上看,当前的娱乐市场已进入以粉丝为主导的时代。”

偶像的黄昏/职粉 编辑

职粉
大众偶像周杰伦从表面上看,粉丝是作为明星的附庸而存在。然而在粉丝当道的时代,他们的崇拜者们却面临尴尬的境地。

2007年,各种选秀活动依旧进行,希望一夜成名的人们仍然在惴惴不安地憧憬着明星之梦。然而那些昔日的偶像却并不如人们所想象的那样幸运。选秀节目“我型我秀”的人气之王师洋因不满公司对自己的安排,单方面提出解约,但是上腾娱乐一直没有答应师洋的解约要求,并且也不给他安排任何演出。这位红极一时的明星如今没有工作,没有收入,也没有自由,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不见。

这种情形是无法避免的。大众传媒不容许个人对任何偶像的持续膜拜,而是不断以新的偶像替代旧的偶像。因此它们在进行造星运动的同时,却不断进行着对这些偶像加以否定和毁灭。这个偶像替换游戏,瓦解了“粉丝”们的情感,却刺激了他们新的欲望。

英国学者克里斯·罗杰克在《名流》中写道:“随着上帝远去和教堂的衰败,人们寻求救赎的圣典道具被迫坏了。名人和奇观填补了空虚,进而造就了娱乐崇拜,同时也导致了一种浅薄、浮华的商品文化的统治。因而,娱乐崇拜掩饰了文化瓦解。商品文化无法造就完整的文化,因为它在每件商品上都打上了转瞬即逝和完全不可替代的烙印。”

对于一夜成名的偶像来说,即使你签了约,途中的变数也不是自己所能控制的。相对庞大的娱乐工业,明星只是可以加以利用的螺丝钉,一个任由扭曲的符号,随时可以被取替和遗忘。而他们的“粉丝“,也只能在失望中等待着下一个偶像的降临。

纵观2007年几大真人秀节目,“粉丝团”的组建更具规模、更专业化,他们拥有自己的标志、口号和会服,比好多成名多年的艺人更有排场。随着今年“加油!好男儿(blog)”和“快乐男声”渐近尾声,各家“粉丝”相继成了气候,形成了拥有金字塔般严谨组织的“粉丝”团体。在这个团体内部,“粉丝”也分起了等级,“有技术含量”的“职粉”和凝聚狂热“粉丝”个体的“粉头”出现了。告别了过去简单的“追星族”概念,“职粉”和“粉头”因选秀节目而生,却也从此改变了选秀节目的造星模式。

明星态度/职粉 编辑

职粉
职粉偶尔看到明星聊天,才知道,真粉与职粉之间,有时候他们甚至喜欢职粉多一点。因为职业粉丝大多比较专业而又技术含量,他们理智客观又不乏热情,有些还会以自己的智慧为偶像搭桥铺路,他们像经纪公司一样为明星制定成体系的包装,宣传计划、为明星建网站、写文章甚至做慈善,在明星看来,这种职粉已经不是粉丝,他们简直就是鱼翅!

那种劳工型的粉丝对明星来说也不错,他们除了会在各种活动中前去为偶像捧场之外,还要维护明星网站、贴吧的运作、组织活动为偶像做宣传、订做统一服装和各式宣传用品,事无巨细皆尽其力,用尽一切力量为偶像保驾护航,用自己的辛苦来换取明星的幸福。

明星最怕的,便是彪悍型的真粉丝,他们狂热起来简直如同小宇宙爆发,要么死缠烂打非君不嫁要么就在网上惹是生非胡乱掐架,他们像群无头苍蝇一样嗡嗡作响乱飞乱撞,非但不会为明星的事业加瓦添砖,反而会捣蛋添乱,带来无数负面影响和人民群众的厌烦。因此,这也是为什么职粉会存在、发展、甚至更受明星欢迎的原因。

相关词汇/职粉 编辑


粉丝团:粉丝组建的具有一定规模的专业化的团体称粉丝团,他们拥有自己的标志、口号和会服,拥有金字塔般严谨的组织。


粉头:凝聚狂热“粉丝”个体的人以及“有技术含量”的“职粉”和“粉丝”的头目也被称为“粉头”。他们经验丰富、经济实力和组织能力强,通常受雇于某选手本人或亲友。他们安排各部门的工作,每天在帖吧里发帖、顶帖;组织‘粉丝’参与各项活动,如接机和见面会;经常向节目组的宣传公关汇报情况;跑服装加工厂定做会服、灯牌、宣传看板,还要组织会员街头拉票等。


粉丝文化:在粉时代,粉丝已不仅仅是一种现象,随着社会的广为传播和日益盛行,已逐渐形成为一种有着独特鲜明特色的粉文化,而绝非只是简单的追星和崇拜,正是具有了团队精神、率真、积极主动、甘于付出的奉献精神、忠诚、PK精神这种文化基础,粉丝现象才被社会大众接受并迅速蔓延。


粉时代:娱乐业的一个全新时代,具体表现为:粉丝的力量无穷大,他们以自己的意志和情感造星,并以自己的方式推动娱乐个性化时代的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