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基因简介_快乐基因个人资料_快乐基因微博_百科网
A-A+

快乐基因简介_快乐基因个人资料_快乐基因微博

2018-10-09 01:08:30 科学百科 阅读 37 次

概述/快乐基因 编辑

快乐基因
快乐基因

英国爱丁堡大学和澳大利亚昆士兰医学研究所的心理学家发现,一个人是否快乐决定于性格特征,而性格又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遗传因素以及他的生活环境。研究人员利用五因素模型(Five-Factor Model)研究了990对双胞胎的性格特征,从得到的数据看,不过分担心,或者喜欢交际、脚踏实地做事的人,都容易产生快乐情绪。

研究人员在最新一期的《心理科学》(Psychological Science)杂志上发表了研究结果,他们在文章中列举了一些常见的决定“快乐型”性格的基因。爱丁堡大学的科学家表示:“尽管一个人是否快乐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但我们发现,遗传在较大程度上,会决定我们是否快乐,因为遗传是性格特征的基础。”尽管基因不能完全决定我们是否快乐,但它们决定的性格,会让人们拥有快乐的“情感储备”。当发生了令人不快的事情,在压力较大的情况下,我们就可以调用平时储备的快乐情感。遗传因素对于情绪、情感的影响的确很大,但不可忽视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是很大的,而且外部因素对情绪的影响大概占所有影响因素的50%左右,比如社交关系、健康状况、职业等。美国伊利诺伊大学的教授在研究中发现快乐的人,总是拥有很多关系极好的朋友。

科学测试/快乐基因 编辑

研究人员选取97名男女参加实验。经检测,其中16人的5-HTTLPR基因变体较长,其他人有两个较短的基因变体或有一长一短两个基因变体。

他们从数据库选出一些图片,把它们分为3类:传递正面信息的图片、传递负面信息的图片和中性图片。传递正面信息的图片中会出现巧克力等令人愉快的事物;而传递负面信息的图片里会有毒蜘蛛、试图自杀的人等。 

研究人员请实验对象观看含有这些图片的幻灯片。每张幻灯片上有两张图片,分别选自3组中任意两组。 结果发现,5-HTTLPR基因变体较长的16人明显抗拒负面信息。他们关注令人愉快的图片,自动“屏蔽”负面、恐怖的图片。其他人的表现则与之相反。

研究报告发表在2009年2月英国《皇家学会生物学分会学报》上。

防卫倾向/快乐基因 编辑

快乐基因
快乐基因

研究人员说,5-HTTLPR基因有3种变体,其中两种较短的变体会增大抑郁和自杀危险。一种较短的变体则会夸大人体面对压力时产生的神经化学反应,产生较强“防卫倾向”。

主持这项研究的英国埃塞克斯大学教授伊莱恩·福克斯说,人们如果缺少这种“防卫倾向”,更易受到情感障碍和焦虑情绪影响。她说,研究首次揭示5-HTTLPR基因变体长短是决定人们乐观与否的重要因素。

5-HTTLPR基因通过激素作用于人体,是决定血清素对大脑作用的重要因素。血清素是一种在神经细胞间传递化学信号的激素,与情绪密切相关。一些抗抑郁的药正是通过调节血清素水平进行治疗。

多重影响/快乐基因 编辑

法新社引用福克斯的话说:“这些(5-HTTLPR基因变体较长的)人倾向于看到事物光明的一面。这种倾向是他们的主要认知机制,决定他们如何应对平时生活中的压力。”虽然如此,生活经历在个性塑造过程中仍然作用重大。她说,基因组合对人们生活态度有所影响,“但影响大多取决于生活经历”。

对疾病的影响

先前研究显示,生活态度影响人体健康。乐观有益健康,悲观者则可能寿命较短。戴着“灰色眼镜”看世界的人生病几率较高,无论是头疼脑热的小病,还是中风、心脏病和精神疾病等重病。一旦生病,生活态度乐观的人更易听从医生建议,悲观者则可能轻言放弃。压力会对人体免疫系统造成不良影响。多看事物光明的一面有助于减轻压力,增强免疫力。

对情感的影响

美国心理学家发现,对婚姻的满意度与对配偶情感的敏感度相关,而后者与名为5-HTTLPR的等位基因相关。

研究小组发现,携带两个短的5-HTTLPR等位基因的人对情感更为敏感,当配偶产生生气、鄙视等负面情感时,会对婚姻感觉特别不满意;当配偶产生幽默、喜爱等正面情感时,又会觉得婚姻特别幸福。携带一长一短或两个长的5-HTTLPR等位基因的人对配偶的情感远没有这么敏感。研究人员还发现,基因、情感和婚姻满意度之间的关联在年长伴侣身上格外明显。

成功需要/快乐基因 编辑

快乐基因

快乐基因成功需要快乐基因,诺贝尔奖得主、美国人奥利弗•史密斯在谈及科学家的素养时说,拥有“快乐基因”是科学家成功的秘诀之一。“科学家应当是个乐观主义者,因为大部分时间,你的那些实验都行不通。如果生来具备一种"快乐基因",你会发现它作用很大。 ”史密斯还饶有兴致地谈到自己的第一个科学实验,他曾试图利用木头和猪膀胱造一部电话。不过,那次实验以失败告终。“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史密斯的成功秘诀很值得我们认真琢磨、借鉴。不论干什么事情,要想取得成功,大都离不开“快乐基因”,一个整天愁眉苦脸、唉声叹气的人,肯定是与成功无缘的。

考古界有一个著名的利基家族,先是路易斯•利基夫妻俩,从英国跑到非洲,去和那些化石、山洞打交道,每日风餐露宿,栉风沐雨,而且没什么收益,老两口却兴趣盎然地一干就是一辈子。这还不说,儿子、媳妇又接着干,照样是颠沛流离,照样是废寝忘食。由于不辞辛苦地长年坚持野外探险研究,他们的贡献,使考古界出现重大突破,彻底改变了人类对自己起源的认识,人类历史研究被推前了上百万年,人类的祖先在非洲成了全人类的基本共识。他们因此被称为“古人类学研究第一家族”。没有“快乐基因”,没有对考古工作的极度热爱,他们是不可能把两代人的心血和精力都投入其中的。好奇心也不可少。出于好奇心而投身科研的人,其成果可能不赚钱,也可能没什么推广应用前景,但对推动人类进步,发现未知世界,会大有作用。譬如出于好奇而终生研究进化论的达尔文,为好奇而一辈子研究昆虫的法布尔等等。特别是法布尔,穷其一生来观察研究虫子,已经算是奇迹了;一生又专为虫子写出十卷大部头的书,更不能不说是奇迹;而这些写虫子的《昆虫记》居然一版再版,先后被翻译成50多种文字,更是奇迹中的奇迹。

科学研究需要“快乐基因”,干任何工作都需要“快乐基因”。“快乐基因”有先天遗传的,也有后天培养的,遗传固然无法选择,后天培养却大有可为。“快乐基因”并不仅是表面上的乐观。热爱自己从事的工作,对自己的工作任务具有强烈的好奇心,对工作的每一步进展都会有成就感,才是“快乐基因”的本质体现。

自我激励/快乐基因 编辑

现代人的一个心理疾病是抑郁症,与反社会型人格不同,他们的攻击能量指向自身,他们不去杀人却自杀。当面临挫折和挑战时,当面对竞争失败的结果时,一些弱者认为是自己的能力不够导致失败,陷入深深的自责中,他们觉得如果某一重要的事情失败了,人的一生就失败了,生命变得毫无意义。现代社会,抑郁症是专对幸福的杀手,它令一个人活着,却在精神上枯萎。统计表明,90%以上自杀者都伴随着抑郁情绪。有关研究表明,越是年轻一代抑郁的人就越多。它是一个现代瘟疫,四处传播。

随着改革的深化,社会转型的加剧,社会各阶层贫富差距的扩大和利益分配的不平衡,人们似乎越来越多地出现了消极心理。弱势群体抱怨生活的不公平,具有强烈的仇富情结,而富人则觉得自己是全凭个人奋斗才出人头地的,成功全是个人因素造成的,没有看到社会给他提供的机遇,对他人和社会不讲回报,对弱者缺少必要的关心,具有冷漠情绪。个人主义的盛行,使人将失败和成功都归咎于个人因素,以胜者王侯败者寇的实用主义哲学来衡量人生,导致成功者的冷漠和自大,失败者的愤怒和抱怨。这种不能超越简单竞争的幸福观对于社会的各阶层人的心灵都具有损害作用。竞争不是生活的目的,只是幸福生活的手段,如果竞争令人精神上不幸福,甚至痛苦,竞争成为生活终极目标,人类一定会被这一自身创造出来的增加财富的手段所毁灭。

心理账户/快乐基因 编辑

快乐基因

科技基因卡尼曼等心理学家描述过:人的理性是有限的。人们在作决策时,并不是去计算一个物品的真正价值,而是用某种比较容易评价的线索来判断。比如在冰淇淋实验中,人们其实是根据冰淇淋到底满不满来决定给不同的冰淇淋支付多少钱的。人们总是非常相信自己的眼睛,实际上目测最靠不住了,聪明的商家就善于利用人们的这种心理,制造“看上去很美”的效果。卡尼曼教授的理论还揭示,从心理学意义上,钱和钱是不一样的。同样是100元,是工资挣来的,还是彩票赢来的,或者路上捡来的,对于消费来说,应该是一样的。可是事实却不然。一般来说,你会把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存起来舍不得花,而如果是一笔意外之财,可能很快就花掉了。这证明了人在金钱面前是非理性的,是很主观的,钱并不具备完全的替代性,虽说同样是100元,但在消费者的脑袋里,分别为不同来路的钱建立了两个不同的账户,挣来的钱和意外之财是不一样的。这就是芝加哥大学萨勒教授所提出的“心理账户”的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