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锚简介_货币锚个人资料_货币锚微博_百科网
A-A+

货币锚简介_货币锚个人资料_货币锚微博

2018-10-22 22:08:46 社会百科 阅读 128 次

概念简介/货币锚 编辑

现在的货币,最大的特点就是失去了标的物,而一切一所谓的“politicalpower”来保证。问题是,“politicalpower”可以保证货币的流通性,却没有保证货币价值。看看多少人看着自己的不断贬值的货币而无能为力,或者被迫去做自己不熟悉,不擅长的投资,最后成了一个投机者。投机盛行是无法抑制的,因为与其坐等货币不断贬值,还不如去投机赌博一下,也许还能升值。这样的最后结果,造成了社会上的多数人,无法集中精力于自己所擅长的价值创造工作上去,而是天天为了投机绞尽脑汁,社会的创造性和财富的增加被同比例的降低。这一切都源于一个问题:货币无锚滥发,价值随风飘逝。

货币锚
示意图

货币政策理论认为,一国要获得稳定的货币环境,必须要有一个调整国内货币的参照基准,即货币锚。在人民币汇率改革之前,美元是中国货币的“名义锚”,即无论经济条件如何变化,中国货币当局都是以维持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稳定为前提来调整国内货币。而目前,美元大幅贬值,人民币已不得不升值,这使得过去中国借以稳定货币体系的“货币锚”开始丧失。

根据国际经验,此时一般都是通过通胀目标值来做为新的“名义锚”的。但是,中国过去一直未能形成明确的通胀目标制理念,特别是在当前考虑进一步提高通胀目标水平的情况下,一时就更难确定通胀目标为“锚”。另外一个可选择的“名义锚”,是货币供给量M2。虽然多年以前中国货币当局就已公布M2的目标值,可是对照目标值与最终的实际值,发现目标值的实际约束力并不强,这种软约束的历史也使得M2目标难以承担起“货币锚”的重任。不管未来怎样,面对旧锚消失,中国货币当局都必须找到一个新的“货币锚”。无论是通胀目标值,还是M2目标值,还是新增信贷量,还是有效汇率稳定,都需要以实际行动来表明对目标的坚守。

货币指标制/货币锚 编辑

如果以货币指标为锚的货币策略,如每年货币供给(M1)增长率为5%,央行必须对实现这个目标努力,如果这个目标达到了,就成功的实现了物价稳定的最终目标,这就是所谓的钉着锚从而达到经济平稳运行的意思。

德国是近几十年成功控制通货膨胀的典范。从70年代中期,近20年都以货币指标制作为货币策略。弗里德曼曾经建议货币总量应该按照固定的比例增长。但是德国央行的货币指标制却并非严格按照弗里德曼的建议,而是允许两三年内增长超出目标范围,不过超出的部分之后要予以修正。

货币指标制的优点是其名义锚实施的透明性,央行是否实现其确立的指标通过新闻就能够获得,这样可以帮助普通民众及时调整通货膨胀的预期。但是缺点是此制度必须存在一定的相关性,比如通货膨胀必须和定位锚的货币总量存在相关性,才能够调节。不然这种调节不会达到预期的效果。

通货膨胀制/货币锚 编辑

虽然德国的货币指标制有着成功的经验,但是并非所有国家的货币总量和目标变量(如通货膨胀)的关系都十分明显,有些国家的关联性不明显,所以必须采取其他更有效的锚来钉住。

通货膨胀指标制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内容:发布中期通货膨胀率指标;将物价稳定作为中长期目标并且实行制度性的承诺;在货币政策决策是不仅仅运用货币总量,还广泛综合信息并运用其他变量;就货币政策的计划和目标与公众定期交流,提高政策的透明度。

此种货币策略的优点是在于不完全依赖于货币与通货膨胀之间的相关性,可以随时考虑新的变量,而不仅仅局限于一个变量。其次是这种锚让公众很容易理解和解读,从而能够更有效的提高透明度并且调整民众心理预期。新西兰80年代曾经要求财政部长和储备银行行长必须签订《政策指标协议》,如果任期内没有达到,行长将走马换将。但是缺点也非常明显:信号迟滞、比较僵硬、增加波动的可能性等等。由于通货膨胀不容易受到央行的控制,所以可能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才能够确认,但是往往那时在采取行动可能为时已晚。而且如果实际通货膨胀率高于指标时,央行可能过于注重通货膨胀而采取紧缩的政策,导致经济产出的巨幅波动。

带有隐性名义锚的策略

美国策略

弗里德曼曾经强调货币政策的影响是长期并且滞后的。有些经济模型指出像美国这种经济体,货币政策的影响可能存在一年的滞后性,就是说要一年后才能真正影响产出,两年才能对于通货膨胀产生预期的影响。所以滞后性使得货币当局不能等通货膨胀真正开始后才出招,那时出手已经晚了。央行必须有一定的前瞻性并且能够先发制人。美联储虽然没有明确的公布策略,但是出手的政策中却一直把控制通货膨胀放在极其重要的位置,这就是所谓的隐性名义锚,不直接公布,只在暗中计划。大名鼎鼎的格林斯潘就是先发制人的高手,运用利率调节经济十分娴熟,他应该会唱刘欢的歌:“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闯九州”(虽然金融危机后名声不大好,但这是后话)。

这种策略的优点是不依靠货币和通货膨胀之间的关系,能够有效的把通货膨胀遏制在最初阶段。不过此种策略的缺点就是缺乏透明度,普通民众会不断的对美联储的动作进行不同的解读,让市场产生某种政策的不确定性,其次就是这种先发制人的策略必须依靠一些有强权有能力的官员,比如格林斯潘,要我们的川哥去先发制人,估计后果会比较严重。

现实危险/货币锚 编辑

当人们细数G20财长及央行行长会议“避免各国汇率竞争性贬值”、“强劲、可持续、平衡增长框架”、“国际金融机构改革和全球金融安全网以及金融监管改革等”一系列成果的同时,也不免有一些遗憾,那就是对全球危机治理的核心、全球金融危机的肇事者——美元滥发并没有提出相应的制衡机制。这似乎是全球危机治理进程中一个最深层次的尴尬,这不仅会贻误全球救治危机的最佳时机,还有可能为下一次危机埋下更大的风险隐患。

20世纪下半叶以来世界很多时候被称为“美元世纪”,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当今全球市场体系的许多规则和制度的制定都与作为世界货币的美元密切相关,从而形成了所谓的“美元的结构性权力”。应该讲,美元为全球市场体系的扩张提供了信用基础,然而被美元捆绑的世界经济也由此踏上了失衡的征程。由于贸易分工和金融分工不断深化,美国、亚洲新兴经济体、石油生产国就成为全球经济结构失衡的三极,后两类经济体靠输出廉价商品、劳务和资源,创造了大量的“商品美元”和“石油美元”,形成了“美元—商品美元—石油美元”的三角关系,使全球供需和分工体系维系在“脆弱的平衡”上。全球经济一旦美元化就无法与之脱钩,似乎成为一个不可逆的过程。在这样的背景下,发展中国家的金融自主性将面临着长期的根本性的挑战。

上世纪70年代,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之后,国际货币体系就开始采纳信用本位货币制度。在“黄金锚”消失之后,美元、欧元、日元等主要国际货币开始充当“货币锚”,来衡量其他货币的相对价值。但与价值稳定的“黄金锚”不同,“货币锚”自身的价值动荡,会对国际货币市场造成影响。美元持续走软,非美货币面临的升值压力骤增,美元单边主义政策已导致货币信用和国际汇率体系的稳定受到严重冲击,欧元、日元等主要货币都放弃了作为国际“货币锚”的责任,各国汇率进入汇率的“价值重估期”。

美国对“经济自我主义”的金融政策一直游刃有余,近期即将重新启动“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这一超常规货币政策的序幕。定量宽松货币政策不是金融技术问题,而是金融战略问题。G20此次会议呼吁“各国执行以市场为导向的汇率制度,克制竞争性的货币贬值”,但美元滥发,美国永久性大量增加货币,等于间接操控汇率,更何谈“克制货币竞争性贬值”。如果不制衡美元的超发,全球货币和汇率体系还将陷入“无序贬值”的动荡之中。

许多人认为美元政策“损人不利己”,其实不然:美联储不惜一切代价实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不仅通过直接购买长期国债释放流动性,降低投资长期资产的收益率,迫使投资者转而选择短期资产这样的表象,刺激美国金融,也使实体经济得到一定的促进。在又一轮“银弹”攻势下,美国经济似乎有企稳迹象。9月美国领先指标环比增长0.3%,9月份CPI环比连续三个月上涨,核心CPI近三个月基本持平,在低利率以及奥巴马政府对首次购房者的税收优惠等多项政策的刺激下,美国房地产市场过剩库存逐渐得到消化,9月份新屋开工数环比增长0.3%至61万户,为连续三个月增长;零售销售9月份也环比增长0.6%,为连续第3个月增长。

然而这种以邻为壑的不义之举又将危机恶化的风险转嫁何方,债权人和新兴经济体实际上已被推到承担潜在恶性通胀和货币无序贬值的边缘。日本过去10年实行量化宽松政策的历史告诉我们:“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可能对发展中国家的损害更大。海量的美元必然像潮水一样涌向全世界,冲击各国的金融市场和货币体系。其他经济体如果实行自由货币兑换制度,那么美国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会造成这些经济体国际收支和外汇储备严重恶化。而对于那些实行固定汇率的经济体(主要是亚洲经济体),由于贸易顺差和巨额外汇储备中一般以美元为主要币种,在美国实行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后,内部必然造成恶性通货膨胀。同时流动性的持续大量流入,也将导致输入国的货币供给内生性增加,直接改变了货币政策发生作用的机制和作用环境,从而削弱了货币政策的自主性。

凭借美元世界货币的地位和经济强权,在本次全球性经济危机,美国严重触及到了货币发行的“底线”,甚至不惜动用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开闸放水,然而流动性一旦释放出来,即使是美联储也无力掌控。更可怕的是如果一方面通胀预期升高,另一方面有效需求仍然不足,那么滞胀将在所难免。痛定思痛,如果不制衡美元滥发的现象,全球经济就很难走出动荡和失衡的危局。

相关评论/货币锚 编辑

尽管金价这两天一直在狂飙,但终究不可能成为今后最抢手的投资品。其理由是:首先,世界经济没有到全面衰退的局面,资金扶持经济增长的空间依然很大。其次,战争的可能性很小,极端避险的行为不会持续。第三,黄金消费的市场动力主要来自于悲观的预期,比如,通胀预期,经济低迷预期等。而只要这些预期一发生变化,那么,现在的金价泡沫就会立刻破裂。第四,我们不能排除黄金储备国有意抬高金价的可能性。他们以此吸收来自新兴市场大量狂热的资金,然后当黄金价格达到理想的“高位”时,就会釜底抽薪,拿走新兴市场巨额的财富,然后等到理想的“低位”处时,再回购前期流出的黄金。

从以往历史上的经验教训看,这类精明的赚大钱的方式,最容易在疯狂的市场上得以成功!最后,我想指出的是:金本位“解体”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去看一下金本位崩溃的历史吧),现在要回归不仅是历史的倒退,更主要是在全球化环境下不可能形成“世界的合力”!退一万步说,如果有人想缓解金本位的缺陷,提议纸币和黄金之间采取一个松散的绑定机制,即纸币和金币共存,那么,一定会出现历史上验证的事实:劣币驱逐良币,而且在它们之间寻求价差的套利行为会风起云涌。最终还将发展到现在的“信用本位”时代。一句话,复古金本位要比全球一起步入“低碳经济”的新时代还要艰难一百倍!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黄金狂涨完全是因为世界经济的“货币锚”在金融危机爆发后被美国无情地拔掉了!关于这个问题,我前两天已做了论述,现在把主要观点再归纳如下:

我们不禁要问:美国今天爆发的金融大海啸给美国经济造成的负面影响是否能靠美国自身的货币政策来加以解决?如果它对美国经济会起到显着效果,那么为什么今天世界各国会对此产生这么强大的疑虑?至少我们看到近期美联储购买6000亿美国国债的举措一出台,全球金融资本就开始不断去绑架大宗商品,不断开始抛弃美元和欧元,从而投向有储蓄(存量)和经济增长(增量)支撑的新兴市场国家,这一举动造成金价狂飙,而且给新兴市场国家带来了巨大的通胀风险、资产泡沫膨胀和本币升值的压力,进而不得不使他们在没有完全调整好自己结构的时候已经进入了升息周期和强化资本管理的浪潮中。所以,这是一个应该在首尔峰会上需要重点探讨的问题。当然,作为美国这样一个主权国家,我们没有理由去限制它采取和其他国家一样的降息政策来解决它的通缩倾向。

但是,如果我们能够告诉美国政府:“美元”今天事实上在起着世界经济发展所需要的“货币锚”作用,而现在这种定量宽松的货币政策不仅无法达到它所预期的国内价格反弹、资产价格修复的效果,却因为它的“货币锚地位”被严重破坏,给其他国家造成了巨大的麻烦,而且无论是通胀还是资产泡沫都会削弱新兴市场国家通过这一阶段的结构调整已经开始显现出来的消费能力,当然也进一步削弱了宽松货币政策下的“弱势美元”所带来的美国企业价格竞争力提升的好处,同样,如果我们自己也能意识到美元大幅贬值、美国金融资产收益率受到重挫是源于美国超低息政策和由此引起的“通货变软”的现象所致,那么,我们就应该在国际合作的框架下,一方面在要求美国停止定量宽松的货币政策的同时,另一方面却可以通过国际采购团集体采购美国商品的措施来帮助美国提升就业和经济增长(一种新兴市场国家所需要支付的“代理成本”)。美国经济的基本面复苏了,美国承担的全球经济的“货币锚”机制才会发挥积极的作用。但千万不能让美国自己用宽松的货币政策来解决自己日趋严重的失业、储蓄不足或国际收支不平衡等问题。

因为目前看来,“美元稳定”(“货币锚”重新扎根)就意味着世界贸易和投资所需要的货币结算、财富价值稳定和定价合理的货币功能可以最大限度的发挥。否则,美国近期宽松的货币政策所导致的世界各国货币不稳定的“乱象”或互相贬值竞争的游戏,不仅让包括美国在内各个国家都会蒙受福利损失,而且,让我们摆脱危机的经济基础会变得更加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