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提喻法简介_纽约提喻法个人资料_纽约提喻法微博_百科网
A-A+

纽约提喻法简介_纽约提喻法个人资料_纽约提喻法微博

2018-10-22 22:09:15 生活百科 阅读 84 次

剧情简介/纽约提喻法 编辑

本片原名中“synecdoche”一词本意为提喻,是英语中的一种常见修辞手法,是用个别代替群体或者用群体代替个别,常见的比如有用面包和牛奶指代食品等。

在片中,正如片名告诉我们的一样,提喻的修辞则是被活生生的的套用在了纽约这整个城市之上。而这一出手不凡的修辞则是在剧场导演卡登·柯塔德(菲利普·塞默·霍夫曼饰演)一手掌舵之下完成的。卡登·柯塔德刚刚在新近的喜剧作品《推销员之死》中大获成功。近日来他感觉身体有些不适,看过医生后被告知情况不容乐观。卡登·柯塔德突然强烈的意识到生命的短暂与时间的宝贵。于是,他决定倾其心血打造一部惊为天人的戏剧作品以告慰平生。这个人生收官之战的想法其实也并不是什么普通人想不到的天才创举,只是这样的手笔说出来有点吓人,那就是在剧院中真实的重建一个纽约城。于是,戏里戏外的热闹便隆重登场了……

影片视点/纽约提喻法 编辑

天才编剧查理·考夫曼的导演处女作。情节延续了他编剧的经典作品《傀儡人生》、《改编剧本》、《暖暖内含光》等片奇谲但不失人性关怀的风格。影片描述一个剧组拍摄新片,剧组人员在一间仓库里搭建了纽约城并在其中生活。考夫曼利用这种戏中戏的方式剖析了一个创作者关于内心欲望、生活真谛以及生命的种种思索,颇有向费里尼《八部半》与特吕弗《夜以继日》致敬的意味。

主创阵容/纽约提喻法 编辑


查理·考夫曼 Charlie Kaufman

纽约提喻法
查理·考夫曼

1991年,他被聘请为电视连续剧“Get A Life”(1990)编写剧本,因此搬往洛杉矶。之后他继续创作喜剧小品和各种电视剧集,直到有一天,他写了《傀儡人生》(1999)的剧本,这个本子引起了好莱坞制片人史蒂夫·高林(Steve Golin)的浓厚兴趣。查理也因此一举成名,被称为电影界的“鬼才编剧”。之后查理陆续创作了《人性》(2001)、《危险思想的自白》(2002)、《改编剧本》(2002)、《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2004)等。查理的作品以构思精巧、天马行空著名。2008年,考夫曼推出了自己的导演处女作《纽约剧中剧》,仍由自己编剧,由奥斯卡影帝菲利普·塞默·霍夫曼主演。


菲利普·塞默·霍夫曼 Philip Seymour Hoffman

纽约提喻法
菲利普·塞默·霍夫曼

电影及舞台剧演员兼戏剧导演菲利普·塞默·霍夫曼出演男主角。1967年7月23日出生的霍夫曼,高中时代就积极参与学校戏剧演出,毕业后进入纽约大学的Tisch艺术学院学习。尽管他在一些大制作的影片中扮演过多个有说服力的角色,但直到他参演保罗·托马斯·安德森的电影《不羁夜》,他的银幕事业才有了突破。他迅速成为了独立制作人追逐的目标,成为小剧场最棒的演员之一。他在许多独立或商业制作的影片中扮演角色,包括托德?索朗的《你快乐吗?》、《完美无瑕》、而且他还在主流大制作电影,比如《红龙》、《冷山》和《碟中谍3》中饰演重要角色。霍夫曼在舞台剧领域同样活跃。在百老汇他赢得过两个托尼奖最佳戏剧男演提名:2000 年的《真实的西部》以及2003 年的《昼夜的旅程》。同时他还是纽约迷宫剧院的兼职艺术指导。 《纽约提喻法》已经被不少网站列入2008年最具期待性的电影名单。而事实上,这部电影也同考夫曼前几部编剧的电影有异曲同工之妙,延续了导演对现实的探索与追问。

因为导演的名气,加盟本片的明星也实力不凡。除了男一号菲利普·西尔摩·霍夫曼,还有米歇尔·威廉斯、萨曼撒·莫顿以及新晋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得主蒂尔达·斯温顿。

幕后制作/纽约提喻法 编辑


编剧天才的导演处女作

纽约提喻法
《纽约提喻法》

1999年,一部《傀儡人生》使得编剧查理·考夫曼和青年导演斯派克·琼斯声名鹊起,轰动影坛。之后,索尼影业高层艾米·帕斯卡找到他们俩,希望由他们合作一部恐怖片。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查理·考夫曼表示“当时我们脑海中已经有了关于影片的一个初步的想法,艾米·帕斯卡就交给我们来做。但是我对编写创作恐怖类型的电影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就想到一些对我而言非常恐怖的事情,但绝非很商业化的那种。”之后,查理·考夫曼花了几年的时间进行电影剧本的编写创作,期间进行过多次修改,并逐渐发展演进成这部《纽约提喻法》,探讨了人一生之中的经历体验。

查理·考夫曼表示,“当我完成剧本原稿时,斯派克·琼斯正在着手创作《野兽家园》。我询问他由我来执导这部影片是否可行。我希望得到他的祝福,他觉得可以。这是我梦想已久的事情,并且现在大好机会就摆在我的眼前。其实从很多方面来看,我都是最理想的导演,并且前几年执导话剧的经验给了我很大的自信。我在纽约大学的电影学院就读时拍过很多部习作,但我认为我所有对电影的灵感都来自于我还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对电影那种惊人的直觉,”

“这部片子我花了心思在它的结构和逻辑上,叙述类型就像做梦一样——在没有梦的故事里用了大量梦的逻辑和影像。然而故事并非与梦有关,这部有关生活本真的电影会让观影者觉得发生在银幕里的事情如此的不合常理,但却又非常的自然和真实。对于我而言,最难的事情莫过于在梦境之外谈故事,我所感兴趣的不是解释事情,而是让所有发生的事情更加诗意。”


随心所欲的创作方式

纽约提喻法
《纽约提喻法》

因为之前有太多成功的剧本创作经验(《改编剧本》、《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这部《纽约提喻法》对于查理·考夫曼而言,在剧本创作方面没有丝毫难度可讲,流畅的创作源于他的随心所欲。“我不是一个中规中距的人,这尤其表现在我的剧本创作上。我写剧本非常随性,我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可以这样说,创作剧本时,我的思想信马由缰,不受任何约束,我坚信只有在不受约束的环境下才能够有最精彩的创作。我不管最后我写出来的东西有多么的让人不可思议,我只由着我的那条主线走,我相信笔只会停在它该停之处,笔下的故事结果如何就真的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就好像这部电影,有人觉得荒诞,有人觉得怪异,有人又觉得有趣。”查理·考夫曼还表示,“我创作剧本从不会给自己一个目标,或者说给自己一个限定,必须达到什么样的结果,我从不这样。我只对我感兴趣的事情投入时间和精力,并把这些事情圈入我的剧本写作范围,再找出那些的确打动我的情节,然后晕染开去,去发现、去探索,自由发挥地讲好这个故事。” 

在《纽约提喻法》中饰演导演妻子的凯瑟琳·基纳表示,“其实人们很容易将查理考夫曼分类,认为他是怪才。就像我初次读到《傀儡人生》的剧本时的反应:‘这到底是什么?查理考夫曼是谁?这位仁兄是否有什么问题?’但凡第一次接触他的剧本都会有比较诡异的感觉。慢慢地,你会爱上他,他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天才,他的剧本都不会艰涩深奥,而只是一些超个人的表达,充满了激情。而作为演员,身在剧中的那种感觉就好像一浪接一浪的情绪在涌动,像海浪般一波接一波,不停地在海面上沉浮,直到最后游上岸去。”


对人生的思考

纽约提喻法
《纽约提喻法》

查理·考夫曼认为这部电影是描写人生的,“这部影片贯穿了主人公一生中的40个年头,它是关于人们对损失、死亡及死亡的恐惧的情绪反应、也是对亲密、联系、浪漫、遗憾、奋斗、自我、妒忌、迷茫、孤独、性等这些会发生在人生所有阶段的情景的探讨。我希望它能成为人一生中所有经历的集合体,人们可以通过这部影片思考一些真正关于人生的话题,”。

男主角卡登·柯塔德的扮演者、奥斯卡影帝菲利普·塞默·霍夫曼也表示,“这是一部关于生活的电影,生活是什么?生活其实就是你不得不去面对的发生在你人生周遭的所有细碎之事。你认为你拥有了时间--每小时、每分钟、每一秒,但实际上不是;我们人类,无时无刻不企盼着过得愉快和欢欣,但往往俗事杂陈太多而事与愿违;我们常常希望能拥有健康,但却发现其实我们的身体早已病痛缠身。也许你认为生活预示着某种意义,但实际上并非如此,生活其实真的很古怪、奇特和拧巴,当然,同时伴随着所有你能想象到的美好。我相信,这部影片把生活本真的古怪、奇特和拧巴和相伴相生的美好表现得恰到好处”。

他还说,“毫无疑问,这是一部充满了情绪的电影,在这部片子里,生活赋予多种多样的情绪变化,这里既有人生巅峰的洋洋自得,也有人生底谷的无限悲伤,”最后,他表示,“这部影片充满了美好、感动、趣味,还有古怪和狡黠。这是一部主观性相当强的描述个人生活的影片,但当你明白了这种主题--对生活的理解,一切事情就会真的变得不那么复杂,我想也许这就是真正的生活,需要我们去思考的生活。”

花絮/纽约提喻法 编辑

纽约提喻法
《纽约提喻法》

影片故事发生在纽约州斯克内克塔迪县,该县让人印象深刻之处是其邮政编码为12345。

男主角菲利普·塞默·霍夫曼在影片中有4个不同的年龄段,每天的化妆都要花去4个小时的时间,同时还有6种不同款式的假发。

在最初的剧本中,共有204个场景,这个数字是一般电影的2倍;而且必须在有限的45天拍摄时间以及不太丰盈的预算内完成。

导演查理·考夫曼的儿时梦想是做一名演员。

精彩对白/纽约提喻法 编辑

纽约提喻法
《纽约提喻法》

Caden:You can tell me that?

Doctor:I can't tell you.

Caden:You can't tell me?

Doctor:No!

Caden:No?you can't tell me if you can tell me.

Doctor:No!

卡登:你能把我的病情告诉我吗?

医生:我不能。

卡登:不能告诉我?

医生:是的,不能!

卡登:不能?即使你能告诉我,你也不会告诉我?

医生:是的。

We're all hurtling towards death, yet here we are for the moment, alive. Each of us knowing we're going to die, each of us secretly believing we won't.

我们愈要发掘何谓生命,何谓死亡的时候,我们愈无法找到答案。

纽约提喻法
《纽约提喻法》

所有一切都比你想象得更复杂,你只看到了事实中的一点点,你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促使成千上万的关系在变动,你可以在任何时候选择毁掉自己的生活,但也许你二十年也不会明白,你也可能永远不能追溯到它的开始,而你只有一次机会去把它做好,试着去搞定自己的婚姻吧。

纽约提喻法
《纽约提喻法》

大家都说没有所谓的命运,有的只是你所创造的东西,即使世界年复一年地转动,你也只是这一秒钟里极小的一块碎片。你们大部分的时间都留在生后或者生前,但当你们活着的时候,你只是徒劳地等待,浪费几十年去等来自某个人或某件事的——一个电话、一封信或一次见面,来使自己心安。

但那从来都不会或者似乎要发生,真的不会,所以你再次花时间去茫然追悔,或茫然地寄望接下来会遇上好事情,让你感到自己不是与世隔绝的,让你感到自己的存在,让你感到自己是被爱的。

而事实是,我很生气;

而事实是,我很伤心;

而事实是,我觉得我他妈被伤害了很多年了,而同时,我还一直假装我自己没事儿,去适应,去……

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许是因为没人想要听我悲惨的遭遇,因为他们有他们自己的不幸,你们都滚他妈的蛋吧。

阿门。

影片赏评/纽约提喻法 编辑

纽约提喻法
《纽约提喻法》

所谓“提喻”,就是指不直接说出某事物的名称,而是借事物的本身所呈现的各种对应的现象来表现该事物的这样一种修辞手段。

以编剧著称的查理·考夫曼的导演处女作,片名和片子一样不容易吃透,从《成为马尔科维奇》到《暖暖内含光》,从内到外都不肯以易理解的常态示人。故事大概说的是,话剧导演凯顿被深爱的妻子抛弃、在创作遭遇瓶颈的时候又得知患上不治之症,他决定在一个废弃的旧仓库里建造一个跟实物同样大小的纽约城,他要在这座“城中城”里完成自己最伟大的作品,但是你最好不要尽信剧情简介,《纽约提喻法》的迂回曲折难以用线性的叙述来表达。“城中城”的创意、穿梭在幻觉与现实之间的情节,再次证明查理·考夫曼是个天才编剧,但考夫曼对自己第一次倾力导演的作品,似乎还未成竹在胸。面对梦境、戏中戏和现实蜘蛛网般并行又交错的结构,考夫曼没有找到既能保住跳跃的风格又能有条不紊呈现的方式。

整体来看,《纽约提喻法》跟《成为马尔科维奇》、《改编剧本》、《暖暖内含光》,形式、内容到气质都有相似的地方,可见考夫曼一贯在创作时如何强烈坚持自己的风格,但相比两部由其他人导演的旧作,尤其是和斯派克·琼斯双剑合璧的经典之作《成为马尔科维奇》相比,《纽约提喻法》想象力还在,但疯狂的戏谑感却大打折扣。对考夫曼的黑色幽默抱有期待的影迷恐怕也会失望,《纽约提喻法》尽管也有笑料,但还是标准的正剧,考夫曼要说明问题的态度太认真、太悲情,它的荒谬让人笑不出来。

纽约提喻法
《纽约提喻法》

片中主角凯顿用40年建造起一座小“纽约城”,将自己的人生在这里复制、改编、异化、幻化,前半段影片主要交代现实伏笔(凯顿在生活上是如何被身体和精神的问题折磨),后半段开始实施他的造梦计划,这两段都是打磨人物性格以及把情节推向最终意想不到的结局(也是高潮)的浩大工程,凯顿一度想把时间凝固,把衰老、死亡、对爱的期待与恐惧统统锁到舞台上,所以时间和空间的节点在影片里有意被模糊掉,但这不成为多线发展变成杂乱无重点的借口,在“戏中戏”和现实交替出现的几场戏里,旁白、镜头的突然切换、角色本人与演员的互相替代,本来要发挥“人生如戏”的隐喻作用,结果玩得太多、让人跟不上节奏。

但是,想想这只是他的第一部导演作品,就可以原谅查理·考夫曼,在45天里带着几百个演员完成204个镜头,需要足够的信心和控制力,他做到了,也证明《纽约提喻法》就是他的作品;另外,考夫曼对人物个性的处理相当细腻,情感的爆发点都很准确,加之有奥斯卡影帝菲利普·西摩尔·霍夫曼和一众实力派女星撑起整部电影,尤其是霍夫曼饰演的凯顿,一路紧抓观众的注意力,他去看女儿的裸体表演和向将死的女儿道歉等戏份都让人动容。如果不是死守着“怪”字诀不放,把理性的整理和个人风格同时贯彻到底,考夫曼的下一次发挥应该会离《成为马尔科维奇》更近。

评论/纽约提喻法 编辑

考夫曼创造了一个几乎会使所有期望都变得摇摇欲坠的现实世界,但这却有趣至极。 ——《纽约时报》

这是一部奇妙的电影。 ——《时代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