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乌沟乡简介_洛乌沟乡个人资料_洛乌沟乡微博_百科网
A-A+

洛乌沟乡简介_洛乌沟乡个人资料_洛乌沟乡微博

2018-03-15 06:04:58 自然百科 阅读 4 次

洛乌沟乡
洛乌沟乡第一亲历:基金支教人392公里徒步穿越凉山成都
2008-05-2608:01:43  来自:莆美(成都)

  第一亲历:基金支教人392公里徒步穿越凉山成都
  2008年05月26日06:19 来源:理财周报作者:李小天
  地震发生时李小天正从四川凉山川普格县返程,她穿越400多公里山区抵达成都(距离震中汶川映秀镇463公里,距离成都392公里)。安全回到上海后,她写下回程途中见闻,特供理财周报,为我们提供了媒体上少有捕捉到的震区周边情况
  
    2008年5月12日下午,正好我和同事在四川普格县海拔2400米的洛乌沟乡团结村点校完成短期助学后踏上返程。突然,电话铃声响起,竟是公司总经理杨总亲自打来,他说:地震了,上海刚刚晃了一下,震中在四川的汶川。
  
    很快,问候的电话和短信纷至沓来,同事、亲人、朋友……所幸我们所在的地域并未受到过多波及,但汶川这个地名同样让我们心头一紧——就在去年的8月和12月,公司总经理和市场总监均曾率队西下助学,两度途经汶川,那里匮乏的教学设施、困窘的生活状态已经让人心情沉重,而地震的发生更是始料未及。
  
    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内,四川境内的通讯联系似乎已经暂时中断,就连成都的电话也始终处于忙音状态。突然之间,莫名的恐惧攫取了我们的内心,一种不祥的预感开始滋生和蔓延。
  
    幸运的是,不久后我们得到消息,公司曾资助的那些位于灾区附近的学校由于地质环境等因素全部幸免于难。但灾区可怕的伤亡消息也逐渐传了出来,1万、2万、5万……不断增加的死亡数字扎疼了人们的眼睛。
  
    接下来的两日,我们仍行走在凉山州的山路上,但灾难的消息却一刻也不曾间断。同行的成都人永远在拨打着他那位住在重灾区的同学的电话,当地教育系统的人士也不时打探到灾区学校的消息;在路边的一家餐馆,服务员不小心换了一个频道,两三桌的顾客急地站起来喊:“换四川台!”——24小时直播,成了那一段时间我们唯一收看的节目。
  
    5月14日,我们计划去成都。不过,当时的四川已经成为灾区伤员和救援物资的集散地,飞机和火车纷纷告急,西昌机场已经没有飞往成都的固定航班,而一张开往成都的火车票,同样让我们在西昌市的火车站整整等待了七个小时。
  
    5月16日下午,我们终于赶到了位于成都的四川省红十字会。数以百计的志愿者在这里聚集,紧张地安排并焦急地等待着,还有许多企业和好心人士来这里捐赠善款。走到二楼,一位年轻的志愿者匆匆过来对我们说:办完事后请尽快离开,这栋楼修建于80年代,恐怕难以抵御余震的危害。
  
    此时的成都,是真正的战时。血库里面充满着热心的志愿者的献血,以至于献血都不得不等候预约;广播里广泛征集着具有护理经验的志愿者前往省体育馆帮助护理伤员,而那些力有未逮的志愿者则被调去帮忙装卸救援物品;公路上随处可见运输救援物资的车辆,而路边每隔几百米,就能看到抗灾金钱和物资的征集点。
  
    余震仍在持续,我们走过一个十字路口,附近几家餐厅里的顾客突然急急跑出来。“刚才地面晃动了一下,你有感觉到吗?”他们大声交流着,却神色如常。
  
    当是时,前往汶川的救援车辆已几近造成公路堵塞,广播里不得不呼吁大家避免开私家车去灾区救援。这座城市聚集着那么多善良而勇敢的人们,用他们的热忱和努力,振奋着更多的人的心。
  
    眼下,我们回到上海已有几日。但我的两个朋友仍冲在汶川救灾的前线,其中一个电话已经不通多日了,只在广播里还能听到他的消息;环顾周围,仍有不少自发组织的救援组织和车队正在伺机待发;而公司及员工亦在持续不断为灾区募集资金。天灾面前,我们能做的事情显得杯水车薪,却是必须的坚持。